《极致百老汇》再次登陆上海 英国主创看好中国市场(图)

凯发娱乐

2018-10-13

今年9月,上海文化广场与英国GWB娱乐公司联合制作的音乐剧品牌《极致百老汇》将第三度登上上海文化广场的舞台。

 上海文化广场 摄《极致百老汇》主创人员齐聚伦敦,分享对上海之行的期待,并看好中国音乐剧市场的发展。  杨赛 摄  中新网伦敦8月17日电今年9月,上海文化广场与英国GWB娱乐公司联合制作的音乐剧品牌《极致百老汇》将第三度登上上海文化广场的舞台。 《极致百老汇》主创人员近日齐聚伦敦,分享对上海之行的期待,并看好中国音乐剧市场的发展。   国际一线音乐剧巨星的加盟出演是《极致百老汇》系列的独特之处,今年最终敲定的“明星主唱”是来自纽约百老汇与伦敦西区的四位演员:美国百老汇“玉面小生”韦斯莱·泰勒、英国《西贡小姐》演员马特·洛雷、四获奥利弗奖提名的莎莫·斯特拉伦和实力唱将音乐剧女王莉娅·琼斯。   莉娅·琼斯是唯一连续三届参演《极致百老汇》的元老。 她也是伦敦西区“一姐式”的人物,曾主演《悲惨世界》、《猫》等大牌音乐剧,获奖无数。

琼斯表示,在中国她感受到了“最美好的欢迎”,“观众都非常友善,他们对音乐剧的喜爱、对演出的反响超出我的想象,所有和我合作的中国演员都很热情、谦逊、真诚。 ”  除了经典音乐剧作品,琼斯觉得,中国观众对新兴音乐剧的兴趣也很大。 “中国观众喜欢戏剧本身的故事性,就音乐剧而言,即使不懂表演的语言,也不影响对作品的欣赏,就像我不懂意大利语,但可以看懂歌剧。

在上海演出时,舞台两旁都会打出中文字幕,但我发现观众的眼神都集中在舞台上,因为情绪本身用音乐已经表达出来。

”  对于“甜姐儿”斯特拉伦,此次参加《极致百老汇》是她人生的第一次亚洲行,而且她的姐姐也作为合唱团的一员一起前往。

“很期待,我想用歌声和舞蹈带给观众我自己对音乐剧的诠释,这也将是我们两姐妹首次同台演出”。   2011年9月,第一届《极致百老汇》作为重新装饰一新的上海文化广场的开幕大戏上演。 此前四五个月,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找到了他在英国西区的朋友、英国GWB娱乐公司制作人保罗·沃维克·葛瑞芬,希望能跟英国联合制作一个品牌,整合最好的资源。

葛瑞芬有英国顶级音乐剧演员的资源,再加上“文化广场的舞台呈现不同时期的音乐剧金曲,给上海的观众奉献一场视听盛宴”。

2011年、2012年,两届《极致百老汇》曾在文化广场连演34场,创下中国音乐剧集锦秀的场次纪录。   “《极致百老汇》是为上海文化广场的舞美度身定制的。

它不只是一个综艺秀,而是把文化广场的舞台做了全方位呈现。 ”费元洪介绍,在演出思路上,2015版与前两版总体一致,但在舞美、服装、道具上做了增量处理,由英方提供设计方案,上海文化广场负责制作。

比如,升降、旋转和平移舞台等功能,打破了以往歌者与乐队分隔的惯例。

水台、冰台将制造杂技、空中表演等效果,视觉传达上力争剧场180度视角。

  “音乐剧”这个概念被引入中国虽然只有短短十多年,但繁荣的文化需求已经使得音乐剧的市场逐渐走向成熟。

随着《歌剧魅影》、《猫》、《妈妈咪呀》等西方经典名剧的引进及中国国内原创剧目的登台,音乐剧在上海、北京等大城市蓬勃发展。   对于中国音乐剧制作的“三步走战略”,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认为,原版引进相对省力,基础操作上需要有剧场、物流和资金,其风险主要在判断上,选准了剧、配合好的宣传,但近年来好的经典剧目引进费水涨船高,此种方法不可持久;海外经典音乐剧本土化和原创音乐剧,需更多考虑制作上的艺术性和商业性。

  葛瑞芬认为,“音乐剧在伦敦已经有几百年历史,而西方模式的商业音乐剧在中国方兴未艾。 很多在伦敦难以实现的,在中国可以。 我们很荣幸走在中国音乐剧发展的进程之中。

”  “现在的一个主要挑战是,如何让更多的国人,特别是年轻人,把看戏作为常规的生活方式。 ”费元洪说,如今不少中文版或原创音乐剧已取得了很好的反响和票房成绩,但像伦敦西区那样“一个剧场一台戏”的驻场演出仍是很困难的,“消费还是没那没多,市场还需要培养。

”  相比纽约百老汇和伦敦西区,中国的戏剧及音乐剧票价较低。 在西区制作人葛瑞芬看来,中国音乐剧市场要开拓,但低价售票的方式吸引观众的方式是不可取的,也是不可持续的。

责任编辑:李然。